英国西部有个叫霍顿的小村庄,1984年春天在威登·黑尔农场发生了一起保险杀妻案。

农场主44岁的格拉汉姆·白克豪斯和妻子玛格丽特以及两个孩子生活在这个农场里,格拉汉姆·白克豪斯从前是一个理发师,自从他的父亲死后,他便继承了农场。可白克豪斯似乎不太情愿经营农场,因为威登·黑尔农场没有赚到什么钱。生活也就这样地过下去了,白克豪斯的妻子玛格丽特非常温柔体贴,对丈夫没有半句怨言,把两个孩子也照顾得非常好。

那天,白克豪斯早早地起来工作,玛格丽特则决定开丈夫的车进城购买一些生活用品。可当她系好安全带,发动了车子的引擎……一瞬间,汽车爆炸了!玛格丽特还没有失去知觉,她拼命用手拍着车窗大声呼救。然而此时,在牲口棚里的白克豪斯由于开着收音机,没有听到那声爆炸和妻子的呼救声。玛格丽特挣扎着爬到了路边,一辆珞过的公车把她送进了弗兰舍医院。听到消息匆匆赶来的白克豪斯在急诊室外懊悔不已,当皮特·布鲁克警官告诉他玛格丽特的伤势非常严重的时候,白克豪斯就抱住自己的头哭了起来。与此同时,警察局派出了刑侦专家吉奥弗雷·罗宾逊去勘查爆炸现场。

罗宾逊发现那颗炸弹并不复杂,但是威力强大。因为凶手直接把它放在了司机的座位下面。玛格丽特简直是死里逃生。不过尽管玛格丽特从死神手里捡回了一条命,她还是要承受巨大的痛苦,并且很有可能她的后半生将不能再走路了。

爆炸发生后,由于没有其他的线索,警察只得离开。然而过了仅仅两个星期,这个农场又出事了。警方到达农场时,看到现场一片血污,场面混乱,血液溅在厨房的地板上,椅子也被打翻在地。在走廊尽头的楼梯底下,静静地躺着白克豪斯的邻居一一科林·比黛尔泰勒的尸体。白克豪斯也出了很多的血,脸上和胸部都有多道刀伤。白克豪斯告诉警察,科林承认炸弹是他安装的,自己则是出于自卫向科林开了枪。皮特·布鲁克警官奉命去搜查科林家,他和其他警察在距离科林家很近的地上找到了一段钢管,这段钢管与爆炸残余物拼成的管子是一致的。

与此同时,警方封锁了农场,并叫来刑侦侦探进行现场检查。现场的血迹引起刑侦侦探浓厚的兴趣。白克豪斯告诉警方,他杀死科林·比黛尔泰勒完全是出于自卫,因为这位邻居突然兽性大发,要用斯坦利刀刺死他。但是刑侦侦探吉奥弗雷·罗宾逊在厨房地板上找到的血滴透露了一个惊人的事实,而这与白克豪斯所描述的事件经过存在着分歧。吉奥弗雷·罗宾逊在厨房地板上发现的血滴大部分都很小,而且呈圆形。在厨房地板上发现的那些圆形血滴,显然不是由于凶猛搏斗造成的。根据他的推测,血是从站着的人身上流下来的。分析人员告诉警方,血垂直滴向地面时才会形成圆形的血滴或者污迹。如果受伤的人在进行剧烈地运动,比如挥舞着手臂时,飞溅出来的血滴形状会有所不同,血滴会更长,有些血滴甚至还带着尖尖的尾巴,尖端指向血滴飞向地面时的方向。白克豪斯说为了活命,他逃离厨房,跑到大厅去取他的枪,但是警方没有找到任何运动中留下的血液痕迹。当一个人在厨房里大量地出血,而他挣扎着跑过将近5米长的铺着地毯的走廊时,却没有留下任何一滴血,这可能吗?警方还发现了另外一个矛盾之处。白克豪斯说,他是在脸部和胸部遭到多处砍伤后,才射杀科林的,可是刑侦侦探却没有在枪上发现白克豪斯的任何血迹。如果照白克豪斯所说的,在他开枪之前就被科林用刀砍伤,那么在用枪进行自卫时,从他脸上和手上淌出的血应该会滴到枪上。所以,这两处不存在的血迹说明,白克豪斯并没有说实话,他妄想欺骗警方。实际上他在开枪射杀科林的时候,根本就没有出血!被害人科林的右手紧紧握着一把斯坦利刀,他手上的血迹也令刑侦专家感到不同寻常。当某个人遭到枪击或者临死的时候,身体会变得瘫软。因此,当一个人胸部连中两枪之后,他的身体会很快松弛下来,刀子也会从他手里掉到地上,而不可能还被他紧紧握在手里。还有一点,科林的右手掌上沾满了鲜血。但当一个人持刀攻击时,他握刀的那个部位通常不会沾上血液。在白克豪斯的脸上,侦探们同样发现了疑问。伊恩·维斯特发现白克豪斯面部所受的伤不像是由突然袭击造成的,因为在他的脸部,伤口之间的距离十分近。假如说他是因为突袭而受的伤,那么我们应该可以在他的脸上找到相隔更远、分布更随意的刀伤。还有,白克豪斯胸部的伤口也不像是由打斗而引起的。原因是,如果有人拿刀袭击你,你自然会躲闪,那么在和凶手的搏斗中,凶手怎么可能在你胸口上留下一道横跨半个胸部的伤口呢?遭到袭击的人会本能地想抓住对方的武器来阻止对方的进攻,这时他就会要用手去挡,因而会在前臂的背面,前臂的一侧,或者手背上留下砍伤,白克豪斯的身上并没有留下这一类伤口。

通过刑侦侦探和法医勘查,现场发现的疑点让警察们震惊了,这些疑点背后应该隐藏了一个巨大的惊人的秘密!如果白克豪斯撒谎了,那玛格丽特的死到底又是怎样一回事呢? 原来

从前是理发师的格拉汉姆·白克豪斯对管理农场并不擅长,两年的庄稼歉收已使格拉汉姆·白克豪斯欠下了当地银行5万英镑的账单,此时他急需资金。白克豪斯陷入了困境,他一筹莫展。虽然他的妻子玛格丽特常常好心地安慰他,对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只要他们两个人齐心协力,一定可以共渡难关,白克豪斯却已经不想再来好好地经营这个他所厌恶的农场了。

所谓“恶向胆边生”,白克豪斯这个冷血的男人计划杀死自己妻子,然后骗取她的人寿保险金。最近他已将妻子玛格丽特的保险金额追加到了10万英镑。

没多久,报纸上的头条新闻写着:“冷血魔王被逮捕”,这个残忍的凶手自以为高明的谋杀终于败露了!刑侦证据最终戳穿了白克豪斯的层层伪装,他因为谋杀妻子未遂和杀害科林·比黛尔泰勒而锒铛入狱。经过16天的审判,陪审团一致认定,格拉汉姆·白克豪斯的所有罪名均成立,他被判处两次终身监禁。白克豪斯的妻子玛格丽特得知这个消息时还在医院里,她的腿再也无法站立起来了。她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是不停地哭啊哭啊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。